青島小微企業生存現狀調查:找個理想的創業空間很難

2019-11-20 10:21:56來源: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作者:

  青島小微企業生存現狀調查③: 滿眼的房子,找個理想的創業空間卻很難

  在生命周期的不同階段,小微企業對場地的需求各有不同。

  初創期,“一張桌子可以開公司”,免費工位是此階段企業的剛需;成熟期,“需要的不僅是辦公室二房東”,服務輸出能力是企業選擇孵化器的硬指標;擴張期,“一塊地可以撬動GDP”,生態化、標準化的生產場所是公司業績幾何式增長的催化劑。

  隨著國家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聯合辦公、孵化器等創業孵化載體“遍地開花”。但記者調查發現,對于很多小微企業來說,理想的“容身之所”還是難以尋覓。

  找個優惠的辦公空間太難了

  “如果能找到免費場地,意味著我們可以把有限的啟動資金更多地向產品端傾斜。” 剛剛走出校園的青島金生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鄭強,一直想在青島找一個能享受租金優惠的“立錐之地”,但一年多的尋找讓他發現這不是易事。

  對于還沒有生產的初創小微企業來說,近年來興起的聯合辦公空間往往是他們的首選辦公場地。記者采訪青島幾家運營機構,根據不同的位置和定位,青島沿海一線的聯合辦公收費標準為600-1000元/工位/月不等,好的位置還會更高。

  鄭強給記者算了筆賬,假設以最低收費標準計算,5人規模的團隊每月需要繳納3000元租金,每年就是三萬六。“其他不少城市都有三年免租的優惠政策,這意味著三年至少能為小企業節約房租10萬元,10萬元如果用在渠道和產品上,會對企業發展產生很大幫助。”

  “在面向中小企業房租優惠方面,青島正處于舊政策失效和新政策未出臺的空檔期。” 青島一家聯合辦公公司的創始人說。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青島于2015年印發了《關于加快眾創空間建設支持創客發展的實施意見》,有效期至2018年12月31日。此外,各區市關于創業孵化空間扶持的政策也多數已過期。

  鄭強告訴記者,科技和人社部門有少數孵化載體可以提供免租優惠,但會在創業者學歷、行業屬性等方面設定門檻,一些區市政府主導的孵化載體,免租的背后是對企業稅收的考核。

  一家入駐李滄某孵化器的軟件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這里的房租是先交后返,根據合同看你交了多少稅,再按比例返還房租。”

  “總之對我們這種初創企業很不友好。”鄭強也提到深圳、杭州、浙江等地有許多普惠性的創業租金優惠政策。比如杭州夢想小鎮,入駐項目可享受辦公場地三年免租,水電、物業等費用的60%由小鎮支付, “無經驗、無資金、無技術、無場地”創客的樂園,是它的定位。

  孵化器大多只是“二房東”

  從今年7月份開始,青島歐積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總經理馬乾浩,考慮到團隊擴張的需要,開始著手尋找孵化園區,但考察了一圈,卻沒有找到合適的空間。“我發現絕大多數孵化器只是起到‘二房東’的角色,在政策指導申報、投融資對接、產業上下游資源鏈接等服務的作用甚微。”

  服務同質化,沒有自己的專業和特色,是馬乾浩看這些”二房東“的最大問題。

  “作為文創類企業,我們希望入駐的園區可以給我們對接文化產業方面的資源。” 馬乾浩說,找到一個可以落腳辦公的地兒不難,但他們更想找一個能對接資源、有著行業氛圍的空間。“在廈門創意文化企業蔚然成風,但在青島的文創園區里這股風聚不起來,歸根結底是園區里同類企業太少,希望接下來青島文創園區可以多引入高附加值的企業。”

  專業園區的缺失,還體現對特定行業小微企業的發展困境上。

  青島必福高分子科技有限公司主業是生產環保地坪涂料,創始人魏燕彥是“泰山學者”、青島科技大學教授,她研發的新型環保材料最大特點就是生產過程中也沒有化學反應,“雖然我們的產品無任何危化成分,但因為有‘涂料’兩字,所以我們就被歸為化工類企業。”

  按照國家規定,所有化工類企業都要進化工園區,而青島成規模的化工園區只有平度新河化工園區和董家口化工園區兩家,入園標準均規定企業投資額達到三個億以上,超高門檻讓必福高分子這樣的小微企業望而卻步。“我們的處境是,廠房在化工園區租不到,在普通工業園區不允許租。”

  現在,必福高分子的研發工作都已完成,眼看著訂單就放在那兒,卻因為沒有合適的生產場地而無法與客戶簽約。

  魏燕彥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憂慮:“大客戶對銷售額、年產量等都有要求,我們如果找代工廠加工,他們是不認帳的。” 魏燕彥直言,找不到合適的園區已經嚴重限制了企業的發展空間,也挫傷了她的創業信心。

  同樣面臨無“園”可入的還有青島糖潮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公司創建了自己精釀啤酒品牌——“醇脈”。談起尋找生產場地的經歷,創始人張寬反復感嘆“太難了”。“啤酒行業對工廠環保設備的要求很高,成本付出也大,單單一個環境影響評價資格證辦下來就要花費20多萬,小微企業很難承受。”張寬告訴記者,目前全市精釀啤酒企業超200家,90%的生產廠房都不合規,“大家只能硬著頭皮做,被查了就乖乖交罰款”。

  在張寬看來,國內精釀啤酒行業每年以30%的速度發展,但在衛生環境、設備、工藝方面的規范還是空白。“精釀啤酒是家坊啤酒,需要通過制定標準,才能走上規范道路。”張寬認為,在精釀啤酒行業,青島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可以考慮在全國率先出臺行業發展扶持政策,并號召龍頭企業發揮集聚效應,形成專業化園區,讓精釀行業早日告別“草莽時代”。

  廠房難找、土地難批,“換籠”成了難題

  “兩年來,我走遍了市區和周邊的城陽、即墨等幾個區市,也沒找到合適的標準化廠房。”為了緩解因業務快速拓展所帶來的產能不足問題,青島一家智能制造企業的創始人余先生一直疲于奔命尋找生產場地,但他看的廠房幾乎都有問題,要不是消防不合格、要不就是安全不達標,“擁有自己的自動化工廠”這個急切的愿望還是遙遙無期。

  余先生曾對某知名工業廠房開發運營商在青投資的產業園區很動心,但后者在交易模式上存在的不合正常商業規矩的現象,讓他望而卻步。

  “租不到合適的,也買不到現成的,我們曾考慮拍一塊地,自己建廠區。”余先生說,他曾就此事與高新區、即墨區的相關部門溝通過,但得到的答復都是“操作起來非常難”。

  “一方面用地難的根本在于土地緊俏,另一方面征用土地手續十分嚴格,程序復雜。所有土地出讓都需履行招拍掛手續,像我們這種小企業就需要30畝工業用地,如果進行招拍掛,極可能被一些地產企業截胡,更何況小地塊政府一般不會批。”余先生說。

  由于此前的任職經驗,讓余先生對深圳的工業土地供應情況頗為了解。“在深圳,像我們這種規模的企業很容易拿到一塊二三十畝的地,如果企業確實需要,政府可以限制條件定向投放。”說著他用手機打開地圖,給記者展示深圳光明區的衛星街景圖。在這個以發展制造業為主的區域內,遍地分布著掛有不知名中小企業logo的大樓,而樓內則集合辦公區和生產廠房。

  早在2009年,深圳市政府就出臺了相關政策,要求規劃、國土部門在制定年度土地供應計劃時,應充分考慮深圳已改制上市企業及重點培育企業上市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對土地的實際需求,積極組織這些企業參與土地供應“招拍掛”工作,優先安排相關企業進駐產業集聚園及各種存量調整產業用地。

  雖然成立時間不長,但因產品技術過硬,目前余先生公司已經拿到了行業龍頭企業的戰略投資,估值過億,計劃兩年內沖刺科創板。有了上市打算,自持土地的重要性水漲船高——土地是擴充產能的根基、企業實力的佐證,有助于提升通過IPO審核的概率。

  說起找地的經歷,余先生很有感慨,“深圳對企業的友好,核心是對小微企業、初創企業友好,所以深圳是最適合創業的地方。青島學深圳,在這方面也應該多學學人家的經驗。”

責任編輯:李青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日報官方微信(qddaily)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報網立場。

關于我們 | 營銷服務 | 法律顧問 | 版權聲明 | 新聞許可 | 人才加盟

[email protected] dailyq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青島日報/青報網

房卡跑得快代理微信